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4567749.com >

黄磊女儿被10000条脏话骂上热搜:在中国反抗应试教育的人是真傻w

发布日期:2019-10-25 03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一两年时间里,黄多多频频上热搜:染头发、打耳洞、戴耳饰、做指甲、涂口红……

  作为父亲,黄磊不仅允许13岁的大女儿这样,也允许7岁小女儿涂口红做指甲:“我从未把她当作孩子,她是一个有思想的人,她有她的想法、她的人生。我们之间是彼此独立的个体,我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她。”

  “我没能遇上黄磊夫妇这样的父母,但我要努力成为黄磊夫妇这样的父母。我也要把孩子当成独立个体看待,尊重她的想法、她的意愿。让她在自由的环境里快乐成长。”

  批评应试教育、反对应试教育,现在俨然已成了一种政治正确。不仅专家批评、学者反对,连很多家长也跟着起哄。而我只想说一句:“如果你不是中国金字塔顶尖那5%的人,那么反对应试教育,真的是一件非常傻的事情。”

  我们先做一个设想:如果废除应试教育、推行素质教育,这个社会将变成什么样子?好大学始终是有限的,好大学的名额始终是有限的,所以想要进入好大学,也必然需要经过考试。

  考什么呢?既然是素质教育,那就考特长呗。考试之争,就变成了特长之争。而特长之争,是需要钱来铺路的。就拿弹钢琴来说,随随便便买一架钢琴,就需要1万多元吧。

  你要凭钢琴进大学,最起码得练到10级吧。而现在好点的钢琴老师,每小时收费是200-400元,练到10级一般需要五年,没有七八万是支撑不下来的。对于中国很多家庭来说,这笔钱可不是个小数目。扂捲汜絞釬豌 炰艘笢貌湮刓碩 辣陑嘆敃祩祥匿 麻芢

  而且,特长是需要试错的。孩子的天赋不一定是弹钢琴,弹钢琴如果练不出来,你还得继续寻找其他天赋。唱歌,www.38538.com,舞蹈,围棋,画画……一样样试下来,试错成本非常高。可能最终你都试破产了,还没有给孩子找到特长呢。

  我讲一个线年,江苏一所乡村小学的4名学生,在亚洲国际机器人大赛中,夺得了亚洲区小学组冠军,拿到了进入世界总决赛的门票。但参加总决赛每人需交4.3万元,4名学生拿不出这笔费用,最后只好放弃了总决赛。

  素质教育还有一个核心,就是倡导“快乐教育”,教育专家也喜欢说八个字:“尊重孩子,释放天性。”

  教育家张捷说得好:“首先是好吃懒做,然后是不劳而获。如果你想让孩子们上学很快乐,那只有让他们少学或不学知识。但少学、不学的结果是什么?长大后缺乏竞争力。”

  王思聪成年后,王健林直接给了他5个亿:“我愿意给他10个亿去创业,第一次给5亿,失败我可以再给一次。”

  看见没,卢龙县玛歌庄园:串串葡萄妙手摘,有钱人家的儿女,再怎么不好,那也是有出路的。而普通家庭的孩子如果耽误了学习,恐怕就只有去给王思聪打工了,给他打工人家还不一定要呢。

  素质教育很美好,但很奢侈,是有钱人的游戏,普通百姓用耳朵听一听就行了,千万不要跟着瞎起哄。最可悲的教育,就是寒门养“贵子”。

  很多人都以为美、英等发达国家一直都在实行素质教育,孩子读书很轻松,跟玩似的,然后就进入了世界名牌大学。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。旧金山公立林肯高中双语部主任、私立华大中文学校副校长方帆,写过一本书《我在美国教中学》,他写了“中国人对美国十大误解”,其中一个就是“以为美国有素质教育”:

  进入世界名校的那些孩子,假如不是靠拼爹进去的,没有一个不是经常通宵开夜车读书,没有一个不是去这里当义工,那里当研究员,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,又要准备测验了。读书轻松的孩子,其实长大以后都在搬砖(蓝领工人)。”

  但这种教育存在于公立学校。公立学校的教育确实很素质:上课时间晚,放学时间早,除了英语数学等主课外,还有戏剧音乐等其他辅助课程。老师不要求孩子掌握多少知识,也不留什么作业,学生没有压力,确实过得非常快乐。

  你以为美国的好学校推行的是我们所谓的素质教育,其实他们就是美国版衡水中学、毛坦厂中学。

  很多专家和家长都喜欢说:“应试教育扼杀了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。”其实这种说法毫无根据。世界经合组织有一项权威测评——对全球接近完成基础教育的15岁学生进行评估,测试学生能否掌握参与社会所需要的知识与技能。

  2010年,世界经合组织,首次对上海15岁学生进行了评估,评估结果让欧美媒体连呼意外:

  美国心理学家韦斯伯格,还专门做了一个研究:“大家通常都认为,死记硬背的高压教育会扼杀创造力。但实际上,大多数创新巨匠的学习和工作都非常高压,他们也经过了死记硬背,最后才一步一个脚印地收获了成功。”再举个日本的例子。

  互联网上有个梗,叫“平成废物”,这是对日本平成一代年轻人的讽刺。日本明仁天皇的年号叫“平成”,在平成年代,日本文部省提出了基础教育改革,学习西方式宽松教育以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。

  从此之后,日本政府就开始反对无压力教育,增加大量课时大量作业,倡导恢复“六天上学制”。日本的中学流行一种说法——四当五落。意思是: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就能考上好大学,要是睡五个小时,就要“落榜”了。

  2008年,当其他考生在奋笔疾书时,徐孟南却在高考试卷上写道:“我的名字叫徐孟南,我的考号是×××……”他想以犯规的方式考零分,“考满分不是本事,能每道题都答,但最后得零分,这才牛。”以此来反抗自己对应试教育的不满。徐孟南的举动,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,徐孟南当时觉得很骄傲。可三个月后,当他的同学开始奔赴各地上大学时,他却只能跟着父亲去上海打工,在一间灯箱制作公司组装灯箱。

  打工生活实在是太苦了:“工作很累很累,工资却很低很低。”几年之后,徐孟南就后悔了,这位曾经的叛逆小伙,开始背着自制的木箱呼吁:

 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反抗试教育的人,现在也有过得很好的,但大部分人对当下处境都不太满意。

  很多人羡慕黄磊家的教育方式。黄多多多才多艺,会弹钢琴,会拉小提琴,会画画,会设计,会翻译,会演戏……但你知道黄磊投入了多少钱,动用了多少人脉吗?

  就拿演话剧来说,黄多多两岁就开始剧场里混,给她指导的老师都是业内大咖,比如赖声川之类的牛人。

  2016年1月份,深圳实验学校初二学生柳博,因列席“两会”而名动一时。

  这番话说得无比正确,说得掷地有声,但很多人发现了一个亮点:柳博穿的是阿玛尼西装。

  看来,对于咱们普通老百姓而言,按部就班地适应现在的应试教育,还是最实惠、最稳妥的成才路径。